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七十幾旬的老婆婆手裡拿著一大綑的福菜晃進廚房,慷慨激昂地眉眼神情告訴我們做滷肉可少不了這一味,只見他對著空氣多囉嗦了幾句,彷彿正要叮嚀著自己別大意少帶了哪些食材少放了什麼調味,但他對料理的用心和對我們的關懷還有愛可不會在菜餚上少給我們。

  我們邊吃著津津有味,邊聽著老婆婆述說著他年華情史,說著牆上老照片裡的老伴是多麼迷戀年輕時的她;也說著他們兩人年輕時是如何艱困地打拼過來,才建立起這個家,她述說的每一樣故事都有著令人沉醉的味道,經過老婆婆的口說傳誦才知道這些故事可比起故鄉家釀甕的女兒紅能有多濃烈...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下著大雨,無人的街道發出「砰!」一聲響,住二樓的明哥不敢往外窗像前查看,只能偷偷地伏地向前查看一下窗間的縫,深怕一個不閃神,讓樓下的陌生人看見了誰誰誰在偷偷的檢視他,鄙暱他許久,他或許就會不爽地往這裡掃射過來。

  「或許他拿的不是槍?」明哥這樣想著,或者這只是個手機音效配合,又或者是單純的金屬物品摔落地面,這種情況的產生也拿不準。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鳥無人煙的賣場用盡人生最誠懇的語氣,發現人心最脆弱的價值,其實就只有不斷的追求自己一錯再錯的錯誤,卻發現自己不會怪罪自己,只會一昧地推責給素昧平生的顧客。

  就算你用盡了吃奶般的氣力去說服一個或兩個以上的消費族群,他不見得把你當作是超人一樣,或許有這種機會,但奇蹟通常都是在電視購物台產生靈驗,而你只會是一個毫無價值的神棍,專門騙吃騙喝一樣,只不過騙的不只是吃喝的事,當然也包括人心的慾望。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愛情即將枯黃的夜晚,綻著雪白色的燈光,紅磚地旋即的印出黑金般熠熠的影子。

  市街還是光明,但人的寂寞已經躲藏到另一條小巷裡,繼續孤僻。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杯金黃啤酒下了肚,時值酒酣耳赤,今晚的月色其實早就被大雨給淹沒,興致闌珊,再空獨飲幾杯,窗外的燈光就已是「朦朧美」了,但總覺得還沒那麼的不清醒,總覺得自己還可行。可行的是我可以喝得更多,或者可行的是我的未來可以為自己做更多(即使被老闆訂在牆上一個早上過。),但我已經喝不下去了,或許就是後者正在胃裡發酵,只是我不太知情。

  是我背對著老闆,老闆一面專心的燒烤著他所要給我的秋刀魚,這只是對著老闆臨時加點的一道料理,即便我已經不想多吃幾塊魚肉,但我還是點了。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沒欠誰什麼,也沒必要跟誰誰誰低頭。

  畢竟不是誰先低頭就是代表誰舉手認錯,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小心翼翼地,跳下去!

 撲通!撲通!脆弱的撞擊滾燙的表面。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川!四川!你醒醒啊!

  你已經陷在這白色漩渦裡一段時間了,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早起霜,微冷。

  起個透早的阿嬤忘了穿上鞋,暖腳。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黃透亮的香檳色,高腳杯已不適合這個逞快的夏日午後,換上平俗的塑膠桶杯,大口的吸吮著。

  就像豪邁的遊牧人一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也大剌剌地忘卻掉所有的煩躁。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階梯式的白色山脈,臥躺在綠色的大地,乳白色的香氣四射散開,形成極強烈的衝突性。

  讓美景澆淋上醬色的背景色調,但並不是單純的醬褐色,山水畫裡也帶點泥黃般的石礫,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幸子從裝滿肥皂水的牛奶玻璃瓶中拿起了一隻用鐵絲圈捲成的小圓圈,對著藍天吹一口氣,渾圓大小不一的泡泡群一個個從那圓圈中挺出,像極了堅實的軍隊,光彩奪目,也令人感到驚奇。

  這是阿男第一次看到幸子如此的開心,也願意陪著她出來逛逛夜市散散心,當幸子數度踱步在賣吹泡泡水瓶的攤位前踟躕不前時,阿男知道此刻的他該做些什麼帶給幸子快樂。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