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的虎口切裂出一道傷痕

  是那張白紙惹的禍 但它卻沒有深受到暈染

  反而我的手卻隱隱地作痛 血止不住淚流 

  有時偶然地刺痛像是要我記住這無理取鬧的存在

  即使我喝水 吃飯 洗澡 像個蒼蠅一樣嗡嗡嗡的跟著

  我難以忍受這種漫長的抗議 畢竟我無罪也毫無抵抗性

  任由它擺佈 操控 摧毀 即使我的心已經被擊垮

  還厚臉皮的留下深不可觸的疤痕

  那還真是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62600 的頭像
william62600

後青春 GO!!!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