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欠誰什麼,也沒必要跟誰誰誰低頭。

  畢竟不是誰先低頭就是代表誰舉手認錯,

  又不是只用可愛的小手歹命的打罵管教這些拼死學習爆頭知識的小學生們就代表「很稱頭」。

  如果硬要推一個誰欠誰的理由和不唯美的藉口,

  或許就只有時代欠了我們,欠了我們一個自我感覺生不逢時的交代。

  在這個大蕭條的年代,誰都有可能步上莫札特的後塵,「任誰都可以是天才!」,

  但天才通常活不久,就像失業的畢業生一樣,

  尼特族-錢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連搞自我調侃的機會都沒樂趣可言了。

  

  阿才就坐在公園的長板凳上,偷抽了幾口煙,深怕再多吸了幾口新鮮菸草味,隔壁了親家大嬸婆都成了情報探員,抓耙子去了。說到那眼神銳得跟貓眼一樣尖,阿才更不敢怠慢,一個不閃神,誰又告狀到妻小身上,包準「今夜都難熬,明天睡不好」,有時更糟的狀況都是發生在本土劇一樣,他剛好無一不符合苦情的男主角,賣命的演出這場一鏡到底的舞台劇。

  誰又能說阿才錯在哪裡?

  努力工作,但青年不得運,年紀輕輕的就被豬頭上司給河蟹,原因到現在以來還是一個懸案,連盛名的楊法醫可能都理不清這些真相何在。

  他怨不到天,因為他離天太遠,想拉它打架都拉不到領。想槌地幾下發洩怨氣,又嫌地板太滑,手如果不是槌成皮肉傷卻是骨折,那可真的是位不成才的殘障者了。

  在這大蕭條的年代,其實誰也不欠誰,畢竟大家都是演員,比誰先苦情,誰先失意(失憶也很多),每個人盡心的做好自己,但都不合群,或許這就是這場舞台劇迷人的特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62600 的頭像
william62600

後青春 GO!!!

william62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